大海上演“生死时速”

文章正文
2018-09-10 06:08

吊放水鼓。 贾磊摄

深海大洋,犹如“黑洞”。库尔斯克号、圣胡安号……一次次灾难性的潜艇事故,警醒着世人。有鉴于此,援潜救生一直是各国海军重点关注的课题。

近日,一场实战化援潜救生演练在东海某海域拉开战幕。海天之间,来自海军各部队的舰艇、飞机和防救兵力围绕援潜救生作业流程的关键环节,自设难局、险局和困局,多平台一体化展开行动,实现了援潜救生体系建设的新突破。

目标方位一无所知,生命讯息无从掌握——

“失事”潜艇究竟在哪里

“某潜艇在××海域失联,最后一次发报位置:×××。”

大洋里的援潜救生上演的是“生死时速”。随即,海上指挥所人员奔赴崇明岛号援潜救生船完成指挥所开设,空中搜救兵力、海上搜救群、援潜救生群、保障兵力闻令而动。海军各机场上,数架运输机、搜救机、反潜机、直升机相继起飞;军港码头,数艘护卫舰、援潜救生船、拖船紧急起航……

与此同时,军地联合海上救援机制迅即启动,东海救助局值班的救助拖船、救助直升机火速加入救援行动。

然而,潜艇失联后只留下一个模糊位置,要在偌大一片海区找到它,无异于大海捞针。最困难的是,潜艇的失事浮标一直未被找到。

“潜艇失事时一般都会释放浮标,方便救援兵力精确定位。因此,对失事潜艇来说,浮标无异于‘生命线’。”海军参谋部人员告诉记者,突发情况下,潜艇极有可能因机械故障等原因无法释放浮标,因而此次演练重点加入了这项想定,更加贴近实战。

失去动力的潜艇,会随洋流发生移动。海区涌浪越卷越高,搜索目标变得更加棘手。

演练现场,各型搜救机、反潜机在疑似海区上空往返盘旋,运用多种手段进行搜索监控,并通过布设声呐浮标阵寻找“失事”潜艇。海上搜救群多艘舰船来回巡弋,将拖曳声呐转为被动模式实时侦听水下信息。

常州舰听音员室内,区队长谢勇头戴耳机,凝神静气地捕捉着来自深海的信号。来自海底的信号十分复杂,一个细小的失误就可能与目标失之交臂。

“报告船指,发现目标位置,方位×××!”突然,谢勇的一个意外发现,打破了常州舰指挥室的宁静与紧张。与此同时,其他搜救兵力也传来消息,直指同一水域。

舱室燃起大火,继续停留只能坐以待毙——

身临险境的艇员怎样脱险

“蓄电池开关板起火,火势较大无法扑灭!”坐沉海底的潜艇内,广播器传来急促的铃音和口令。艇长叶晋果断下令:封舱灭火,舱内人员迅速转移,关闭舱门。

此时,副机电长刘国柱、导航技师卢万朝被困在舱内,与前舱隔绝无法脱困。

经过再三斟酌,叶晋下达指令:“组织快漂脱险!”

演练指挥组组长赖云俊告诉记者,当艇员因潜艇失事无法继续生存时,只能通过潜艇内部的自救设施弃艇逃生。快漂脱险方式具有上浮速度快、脱险深度大、操作简单等优点,但对艇员的心理素质、生理状态要求较高。因此,每一次训练前,他们都会对艇员身体和心理素质进行测试。

时间就是生命。刘国柱与卢万朝仅用了1分多钟就穿戴好橘红色的快漂服,开始做快漂脱险前的最后准备。

刘国柱戴上面罩,打开注水悬侧阀、启动快漂自控仪……一系列步骤紧张有序,不容任何闪失。

打开快漂筒上盖后,一股海水立刻迎面灌进来。刘国柱马上拔掉快漂服上的充气接头,“嗖”地一下便向海面冲去。

从眼前一片漆黑,到最终冲出海面,虽然只有短短的十余秒时间,刘国柱却感觉十分漫长。随后,卢万朝也安全浮出海面。

发现安全脱险的2人后,高速艇将他们分别转运到各自母船。

“心率、血压均正常,情况良好!”当听到援潜医疗队对刘国柱生命体征的诊断报告后,大家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。

记者了解到,位于另一海区的演练现场,2组共8名脱险艇员通过减压脱险的方式成功实现自救。

“支队每年至少组织一次全员额损管脱险训练,提高艇员自救脱险技能,增强他们遇险救生、自救脱险信心。”随船跟训的某潜艇支队领导告诉记者,他们把脱险能力作为合格艇员能力考核的一项重要指标,规定训练成绩不合格者,不能随艇出海。

多争取一秒,艇员生还的几率就多一分——

海底“生命通道”如何快速搭建

“丁零零……”一阵急促的战斗警报声在长岛号援潜救生船响起。

接到援潜救生的命令,援救作业群向潜艇“失事”海域驰援,全船进入一级援潜状态。

海军参谋部某局局长王瑞告诉记者,援潜救生是一项集信息报知、搜寻探测、救援打捞、医疗救治等行动于一体的复杂工程,是全世界尚未彻底解决的一个军事难题。面对复杂的深海,要在最短时间内进行精准救援,既要考虑水流和能见度的影响,又要考虑潜艇内压和潜艇倾角,操纵对接难度大,水下作业风险高。

“对接救援就是利用深潜救生艇与失事潜艇救生平台对接,形成硬密封并与潜艇艇内均压,在深潜救生艇和潜艇之间建立救生通道,将失事潜艇艇员转移到深潜救生艇,再由深潜救生艇转运到救生母船。”海军专家组组长付本国介绍说。

长岛号抵达潜艇“失事”海域,确定“失事”潜艇的大致方位后,立即启动了动力定位系统。

“吊放深潜救生艇!”在巨大的机械吊臂操纵下,深潜救生艇稳稳地放入水中,周边海面因气体释放而水花翻滚。旋即,深潜救生艇缓慢潜入水下,海面恢复平静。长岛号指挥所内,官兵表情严肃,聚精会神地盯着从水下传来的画面。

“声呐发现目标!能见度低于20厘米!”屏幕上,画面模糊,只能隐隐辨出潜艇的轮廓。

水下暗流涌动,深潜救生艇不时调整水下姿态。

“准备对接!”深潜救生艇操纵员朱昱晟的声音传来,但水下情况不明,指挥所内,大家屏住呼吸,紧张地等待着深海传来的每一条信息。

“4米、3米、2米、1米……”

随即,深潜救生艇与“失事”潜艇进行对接,在深海成功上演“惊心之吻”。(曾火伦 代宗锋)

(责编:芈金、曹昆)

文章评论
标签
热门文章